变天操美女逼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小说大全

你的位置:变天操美女逼 > 小说大全 > 少女和闺蜜自拍,意外发现自己幼年被拐真相!17年来把拐子当亲妈

少女和闺蜜自拍,意外发现自己幼年被拐真相!17年来把拐子当亲妈

发布日期:2022-08-10 07:46    点击次数:206

1997年,开普敦医院,一名身穿护士制服的女性从产科病房,偷走了一个刚刚出生三天的婴儿。

17年后,这个被偷走的婴儿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,她对自己的身世懵然不知,是她和闺蜜的一张自拍照解开了这个深埋17年的罪恶秘密。

她的世界因此被颠覆,她以为的母亲成了面目可憎的绑架犯,她最好的闺蜜竟然是她的亲妹妹!

而她的亲生父母,在她失踪后的每一天都深受折磨,每年都给她过生日,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。

17年后,命运以某种奇特的巧合让他们重逢,可还没等他们高兴完,噩梦又开始了。这个他们心心念念寻找的孩子,已经认定了绑架犯母亲,不能接受他们,坚持要留在那个偷走她的人家里…

这一起婴儿绑架案中,巨大的巧合、离奇的案情和悲痛欲绝的父母…都举世震惊。

对于17岁的米歇尔来说,生活平淡且幸福,学校里有很多好朋友,家里父母很爱她。

妈妈拉沃娜会说,女儿就是她的“公主”,会带她去商场、看电影。

父亲迈克尔也是个不错的爸爸。

有一天,她如常去上学,刚到学校就被同学们团团围住,大家都很兴奋地跟她说一个新来的、叫卡西迪的女孩。

这个女孩比米歇尔小三岁,但长得简直跟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一开始,米歇尔没有多想,但她俩真的在学校走廊里面对面遇到的时候,米歇尔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就好像…她和这个从未见过的女孩之间,有着无法解释的某种联系。

“我几乎觉得,我应该认识她。太可怕了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”

因着这样的缘分,尽管两人年龄不同,但还是日渐熟悉了起来,成了彼此的好闺蜜。

在学校见了面会很热情地互相打招呼,“嘿,宝贝儿!”

“嗨!姐妹!”

或者一起去洗手间,“我给你梳梳头,我给你涂点口红”…

同学们看了,都问两个人是不是亲姐妹,她们会开玩笑地接话,“不知道,也许在另一个时空里是吧!”

有一天,两个女孩一起拍了一张自拍,给周围的朋友们看。

某位朋友打趣说,“米歇尔,你真不是被收养的吗?”

米歇尔:疯了吧你!

女孩们各自回到家,给她们的家人看了这张照片,聊到新交的好朋友。

米歇尔的母亲也说了两个女孩很像,她的父亲甚至认出了卡西迪,说卡西迪的爸爸开了家电器店,他有时候还会去那儿买东西。

对米歇尔一家来说,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。

但对卡西迪一家却掀起了滔天巨浪,女孩把这张自拍在家里展示了之后,她的父母神色逐渐变得凝重,死死地盯着这张照片。

他们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,却又有一点不敢相信,激动、忐忑、喜悦、恐惧在两个大人心中鼓噪着,他们急需一个答案。

父母告诉卡西迪,他们有个问题想问米歇尔,你们俩下次见面的时候,问问她是不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。

卡西迪原话问了米歇尔,米歇尔却有点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。

“怎么?你是在社交平台上跟踪我了吗?”

卡西迪再三保证,自己只是想知道她的出生日期,不是为别的。

米歇尔这才回答,是的,她就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。

米歇尔的回答,证实了卡西迪父母——妈妈西莉斯特和爸爸莫尔纳的猜想,她果然就是他们失踪了17年的女儿!

突如其来的惊喜几乎不像是真的,他们17年奔走寻女、一颗心被折磨得早已疲惫不堪。

一切都要从米歇尔出生时说起。

1997年4月28日,西莉斯特在开普敦的一家医院里,剖腹产生下了女儿泽芬妮。

这是她和丈夫的第一个孩子,在这个小生命刚刚降生时,她就从心底涌出一阵爱意,她已经等不及想要带着这个小女孩回到家去,为她装饰美丽的小房间,让她快乐无忧地长大。

不管过了多久,西莉斯特仍然能清晰地记起把女儿抱在怀里的那一刻,

“她看起来像是《狮子王》里的小辛巴,那是我一生中最不平凡、最美妙的一天。”

“我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小可爱带回家,迫不及待把这份幸福和我的家人分享。我们已经计划好了一切,她有自己的房间,我们都特别兴奋。”

可一个陌生人却让这一切美好变成了无尽的噩梦。

孩子出生的第三天,妈妈西莉斯特和她待在产房里,妈妈刚生完孩子,因疼痛被服用了吗啡,整个人昏昏欲睡。

朦胧中她记得孩子在哭,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女人进来照顾孩子,还和产房里的其他妈妈们说话、帮忙,西莉斯特没有多想,放心地睡着了。

可等她醒来时,却看到另一个护士在惊慌地问她,孩子在哪儿?

在哪里都找不到孩子之后,他们才意识到,女儿被绑架了!

西莉斯特当时脑子几乎像被重击了一下,什么都无法思考,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“起初我觉得‘这不可能是真的’,我们跑下楼梯,搜索每一层楼,可都没有找到她。

我的宝贝不见了。

我悲痛欲绝,歇斯底里,没有人能让我冷静下来。”

医院马上联系警方展开搜查,却只发现了一些无法追踪的物品,包括泽芬妮的襁褓、一件婴儿服和一个手提包,没有任何可以识别的物品。

在一条隧道里,还发现了一个枕头。这条隧道本来是为了方便孕妇分娩时能直接从街上通往病房,这时却方便了偷孩子的犯人。

到了第二天早晨,警方已经开始公开请求绑匪交还婴儿,呼吁公众提供线索。

西莉斯特当时还没完全从生产中恢复过来,不得不在产科病房多待了两天。

“每天晚上,我都被哭闹的婴儿包围着。我实在无法承受这一切,我需要回家,我需要找到我的孩子。”

西莉斯特和丈夫从女儿失踪的那一刻,就活在了地狱里。

他们从没有放弃过寻找女儿,崩溃的年轻父母用尽了一切办法,和警方合作,和媒体合作。

在镜头前哭着恳求这个不知名的绑匪,求ta能够把女儿还回来。

两个人都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颓靡,尤其是妈妈西莉斯特,几乎摇摇欲坠,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默默流泪。

看到夫妻俩抱头痛哭,所有人都为他们难过。

只是他们的痛苦却一直没有结束,失去了女儿就像失去了魂魄,日子一天天过去,媒体渐渐不再关注,警方也找不到更多线索。

只有西莉斯特和丈夫,还在寻找女儿的路上苦苦坚持。

西莉斯特说,

“晚上我会听到邻居的猫发出的声音,觉得那是我的孩子被留在了我们家门外。”

“我会问推着婴儿车散步的妈妈们,能不能看看他们的宝宝。

每一次看到和泽芬妮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时,我都会去和他们的妈妈说话。

有些父母并不喜欢我搭话,但一旦我解释原因,大多数人都很友善,表示理解。”

但他们的女儿始终都没有回来。

他们一开始不愿意再生孩子,也害怕再在医院生孩子,不过几年后,还是陆续生下了三个孩子,卡西迪就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。

失去泽芬妮的恐惧被投射到每一个孩子身上,西莉斯特说,她的孩子永远不可能有一个“正常的童年”,因为她和丈夫都害怕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。

这个家庭被以一种长久而深刻的方式毁掉了,不仅是对孩子的态度改变了,西莉斯特夫妻俩对彼此的态度也改变了。

最初他们能够在悲痛中团结起来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想到泽芬妮还流落在外,悲痛的夫妻俩开始互相指责,两个人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,最终在2015年分道扬镳。

离婚不久后,西莉斯特就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,并开始了艰苦的治疗过程。

“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期之一。每天我都祈祷着,在找到女儿之前,希望我不会死。”

也是在那一年,命运也许是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,安排了一个巨大的巧合,将女儿送到了他们身边。

原来卡西迪自拍照里的那个闺蜜米歇尔,就是他们失踪17年的女儿泽芬妮!

两人欣喜若狂,在知道她的出生日期后更加确信了这一点,因为那就是泽芬妮被偷走的那天!

他们报了警,警方发现那天的出生登记册上并没有“米歇尔”的名字,也没有任何当地医院的出生记录。

一切如同拨云见日,真相终于大白,只是对于泽芬妮的亲生父母来说,短暂的惊喜过后是更长的噩梦。

因为泽芬妮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17岁的她被叫到校长办公室,听社工说,卡西迪的父母才是她的亲生父母,她的“妈妈”拉沃娜其实是绑架了她的人。

她说,“我毫不怀疑这些都是假的,是谎言,因为我无条件相信妈妈。”

但DNA测试的结果推翻了她的想法,她就是泽芬妮。

她的“妈妈”拉沃娜马上被逮捕,“爸爸”迈克尔坚称自己对一切并不知情。

即便如此,她和亲生父母之间的关系仍然很尴尬,在见到激动得泪流满面的父母时,她的无措显得有点冷漠。

母亲西莉斯特回忆起那一天时说,

“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,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女儿。

我完全窒息了。我眼里看到的不是那个17岁的孩子,而是当年我只有3天大的宝宝。我哭得停不住,每个人都在哭,包括社工。

她(泽芬妮)盯着我,就好像在想,‘这个女人怎么了?’

我抱着她时,她却没有真正拥抱我。

我想,‘这就是痛苦的开始,我们内心的一切都将被撕裂’。”

生活不是电视剧,在找到女儿后一切会自动皆大欢喜,西莉斯特一家的生活仍然在挣扎。

她自己在抗癌,她和丈夫离了婚,各自有了伴侣,两个寻女多年、内心早已破碎的人,生活都是一团糟,更不用说他们和泽芬妮之间还隔了17年的鸿沟。

2016年3月,绑架犯拉沃娜因绑架和违反儿童法被判入狱10年。

在她入狱时,泽芬妮和自己的亲生父母断绝了联系,但西莉斯特表示理解。

“当时我们处于最糟糕的状态,泽芬妮看到我们一直在吵架,离了婚各自有不同的伴侣,她看到亲生父母过得一塌糊涂,(会离开也很正常)。”

直到泽芬妮生下自己的第一个孩子,她和亲生父母的关系才开始解冻。

因为她终于了解到那种对孩子发自肺腑的爱,她无法想象如果有人带走了自己的孩子,会怎么办。

她终于明白了亲生父母一直以来的痛苦。

这个家庭开始慢慢治愈,西莉斯特和前夫莫尔纳也重归于好,并在2020年再次喜结连理。

西莉斯特也抗癌成功了,在本月早些时候,绑架犯拉沃娜的假释听证会上,她又解开了另一个心结。

本来她很担心和绑架犯面对面,但泽芬妮陪在她身边,对着绑架犯说,“我来这里是为了支持我的亲生父母。”

这一句话,让西莉斯特当场泪流不止。

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拉沃娜却很冷漠,她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听证会结束后,泽芬妮对西莉斯特说,“对不起,妈妈,我爱你,我特别特别爱你。”

她们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,泽芬妮久久都不愿意放开妈妈。

这宗曲折离奇的绑架案,就这样落下帷幕,实在让人心情无比复杂…

看似圆满的结局,其实是西莉斯特一家早已千疮百孔、饱受摧残的生活,如果没有那个绑架犯,他们本该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,就像泽芬妮刚出生时妈妈畅想的那样。

绑架犯把一家人都毁了,却只判了10年,也令人很难接受,只希望这一家人从此都能够摆脱阴霾,团圆幸福,把以后的日子过好~



Powered by 变天操美女逼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